当前位置:主页>电影>电影影评>正文

《新世纪福音战士》和《玲音》中的幻想,现实和终极身份

2014-09-09 来源:网络&投稿 责任编辑:影评小组 点击:

分享到:

作者:苏珊.J.内皮尔

Author: Susan J. Napier

译者:陈荣钢

Translator: Ronggang Chen

(苏珊.J.内皮尔,日本文学和动漫批判家,现任美国塔夫茨大学教授,曾为德州奥斯丁分校日本文学与文明系教授,哈佛大学东亚言语与文明系客座教授,及宾夕法尼亚大学电影及媒体研讨系客座教授。)

“可我能观察你!”她解释道,“你还想要什么?”

“我不想透过‘机器’观察你,”久野说,“我不想经过这惹人厌的‘机器’和你讲话。”

“安静!”他妈妈有点遭到惊吓,“不准你再说支持‘机器’的话。”(福斯特 4)

“我在坠落。我在消逝。”(《玲音》)

“我是我!”(《新世纪福音战士》)

“他正在做梦,”叮当弟说,“你猜他梦见什么?”

爱丽丝说:“没人晓得。”

“为什么,他梦见你啊!”叮当弟惊呼……“如果他不再梦见你,你想你会在哪儿?”

“当然,我如今在哪儿?”爱丽丝说。

“不是你!”叮当弟轻蔑地反驳道,“你无所在。凭什么你只是他梦中之物!”

“我是真实的!”爱丽丝说,说完便哭泣起来。(卡罗尔 81)

1909年,英国作家 E.M.福斯特(E. M. Forster)宣布短篇小说《机器休止》(The Machines Stop, 1909)。小说想象了昏暗的悠远将来,人类生活在地下,一个世界范围的交流零碎把他们衔接起来。交流零碎让人们能不必分开本人房间,就和其他任何一团体停止直接交流。一切人类被一个仅晓得叫“机器”的东西组织起来。在故事的开头,“机器”出了毛病,最终中止运作。随同着丢弃和无助,交错着末世画面,人类纷然死。久野(Kuno)这一叙事中势单力薄的对抗角色是极端些微的希望,他声明“人类已汲取经验”,“机器”将用不重启。但是:

整座城市如蜂巢般坍塌。一艘飞艇从闸口驶入废墟中的码头,随即坠落,在空中爆炸,钢铁机翼碎成碎片。那一霎时,他们目击了世界的死灭。在他们一同消灭前,瞥见了湛蓝的天空。(37)

福斯特的反乌托邦视野让读者联想起那段时期东方的科幻和反乌托邦作品,尤其是奥尔德斯.赫胥黎(Aldous Huxley)的《绚丽新世界》(Brave New World, 1932)。和赫胥黎一样,福斯特批判了古代人对科技日益增长的依赖。但是不同于赫胥黎的是,福斯特做到了两点使《机器休止》更接近古代科幻小说。首先,在福斯特的世界观里,科技发生直接人际交往的非必要性,现实上这有些令人可憎。其次,福斯特将末世的纬度引入事情。“机器”摧毁的不只是人际关系,它基本上摧毁了物质世界,即使开头留下一瞥“湛蓝的天空”。福斯特的作品是经典的科幻小说,正如弗里德里希.詹明信(Frederic Jameson)对这部1909年的作品作出的评价,“(它)生疏化偏重构了我们当下的本身经历”(152)。颇有预言意味的是,身处二十一世纪的我们更能想象书中的将来了。

推荐阅读
Copyright © 2011-2016 55824影讯娱乐网 版权所有
琼ICP备1200300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