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电影>电影影评>正文

《耳朵大有福》观后感

2015-04-10 来源:网络&投稿 责任编辑:影评小组 点击:

分享到:

讲的是:一个诚实本分的火车修缮工在退休后第一天四处寻觅任务的窝囊阅历,两头遭遇各种波折和憋屈,直至命运之弦不堪重负收回崩断的那声脆响。无疑,这种矛盾制造法属于典型的主题先行,相似题材和内容的作品并不少见,比方池莉的《懊恼人生》,黄健中的《过年》。

怎样了解呢?好比要构思一个男人的中年危机,惯常设定大约不外乎任务与家庭、情感与生活,上有老下有少,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女儿说6+6后果等于13,梦见和饭岛爱晚餐却遍寻不着蓝色的逍遥丸”诸如此类的各种压力叠加吧,《耳朵大有福》着重强调的那种危机(生计和老年)大多也没挣脱上述框架和规律。换句话说,这个故事在情节内容上的确新意无限。但太阳底下原本就已无新事,一个固定套路的故事也未必就能对一个作风激烈的创作者构成掣肘。现实正是如此,就呈现的全体效果而言,张猛的处女作相对可圈可点,宽容点看,说其交出了一份优秀的答卷也不为过。

显然,这得益于情节之外丰厚的细节,地道的言语,活泼的对白乃至精深的扮演,一种可笼统归结为黑色幽默的基调,我们冠之于作者的表达方式,同时往深里讲,它或许还代表着作者的姿势、作风乃至境界。为把成绩说得更明白,可以拿黄健中的《过年》来稍作比拟。《过年》是中国人最大的传统节日,把平常难得相聚的一家子召集到一块尽享天伦之乐,也是这家老两口的美妙希望。可这一大家子(儿子儿媳女儿女婿)个个不是省油的灯,人人怀着心事算计,于是各种矛盾累积叠加,最终在年夜饭的餐桌上迸发开来,生生把一个喜庆的团聚之夜给闹得鸡飞狗跳,人仰马翻。弄虚作假,内容和表达都不乏深入,但从剧情设定来琢磨,一切成绩的铺垫其实都是为了直抵那个一片狼籍无法开场的后果,所谓意料之中,势在必行。同理,在《耳朵大有福》里,王抗美此前的一切受阻遭遇,其实也都是为了最初的血性迸发造势,在明眼人看来,这一后果也是不可逆转。够爷们吗?蔫人出豹子,羔羊也会咆哮,从情感角度将心换心,当然算,而且是纯的。但血性之后怎样办?喜剧开场引人沉思?就创作而言,假如仅限于此,是不是还是过于想当然?所以由此反观《耳朵大有福》里王抗美在摔倒之后的顿悟和反转,就不只仅是结局的另一种能够那么复杂了,这种苦中作乐的生活态度,恰恰印证了罗曼罗兰的那句名言:世界上只要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仍然酷爱它。而张猛用悲剧包装喜剧并将之变构成相似于“庄严的诙谐”的姿势,自然也应属于这种英雄主义。

视野和境界之外,丰厚的音乐元素则直接展示了张猛作为电影人在声画方面的后天优势。就目前能看到的导演作品(两个长片和一个短片),其一个显着作风就是对音乐元素的钟情和妙用。在这部处女作里,可说是主人公走到哪,音乐就跟到了哪,特殊是各种有源音乐(家里的电视声,餐厅的播送声,街上的低音喇叭声,倒骑驴蹬车上的录音机,王抗美本人唱了几次的《长征组歌》……)的狂轰滥炸,浩浩荡荡,较好地补充了影片的叙事和抒情功用。当然,由于用得过多过满,难免有强加硬塞癫狂过火之嫌(而到第二部《钢的琴》,情怀浓郁照旧,用得就绝对节制和拙劣),但不可否认张猛在组装拼贴上的才气和灵气,比方“倒骑驴”上从《万水千山总是情》到《喜形于色》的切换,那种颠倒乾坤的狂欢劲头,很有点库斯图里卡式荒谬滋味。

推荐阅读
Copyright © 2011-2016 55824影讯娱乐网 版权所有
琼ICP备1200300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