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电影>电影影评>正文

《哆啦A梦:伴我同行》被蓝胖纸戳中笑穴与泪腺

2015-05-28 来源:网络&投稿 责任编辑:影评小组 点击:

分享到:

走进影院当观察诺大的蓝胖纸耸立在电梯口时,我不由惊呼“机器猫”怎样溜到达这儿来了?!冤家赶忙说这是“哆啦A梦”,非机器猫,并给我恶补了一系列机器猫改称“哆啦A梦”的知识。听着他的解释,我于内心深处深深地轻视了一下本人:“哆啦A梦”都不晓得,果真是妥妥的70后。

不过,虽然不知更名事,但对哆啦A梦前身即机器猫的呆萌、蠢乖却浮光掠影,虽然已过20好几年,但当大雄、哆啦A梦相继呈现时,记忆的匣子瞬即被翻开。一边欣赏着萌宠憨爱的蓝瘦子与蠢萌蠢萌大雄之间的逗比事,一边搜索着记忆中的机器猫与康夫的人猫深情,指尖流过的岁月光阴就这样伴着电影的开画再次显现在脑海中,这种觉得真的很美妙。

行将于六一档期浩大热映的《哆啦A梦:伴我同行》注定会勾起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的回想。那时分,哆啦A梦还叫机器猫(其实我更喜欢这个称谓,字符少,音节复杂,读起来顺口,而且详细抽象,关键是不必汉字与大写字母A来回转换,打起字来省时、方便不少),与花仙子轮番霸屏于中国大大小小的电视机前,我也开启了对岛国动画片的启蒙认知形式。虽然差不多在同时期还有米国的米老鼠与唐老鸭,以及德国的巴巴爸爸等来势汹汹的国外动画片,但我最最宠爱的还是岛国的花仙子和机器猫。以致于时隔多年后的明天,当我惊闻机器猫已被改称为哆啦A梦时,心里不只难以承受,更有些冲突心情。(仅对“哆啦A梦”这个称谓而已)

关于一些人而言,大电影《哆啦A梦:伴我同行》于六一档期应景而映颇有收割小盆友腰包抢钱的嫌疑,但对我这一代人来说,影片更开启了承载着美妙回想的再回首光阴。我想,影片开映日,肯定会有不少家长带着孩子一同走进影院,体验、品尝哆啦A梦(机器猫)、大雄(康夫)等角色演出的一幕幕乐趣横生,笑弹横飞的琐碎片段。

不得不佩服岛国动画人才对相似哆啦A梦这样的超级IP的研发与创新(花仙子也有能够被搬上大银幕与边疆观众见面)。从动漫君子书到电视剧再到如今的大电影,每一次都能掀起欣赏旋风。以《哆啦A梦》为例,变化的不只有剧情,哆啦A梦与大雄以及静香等主主角的设置也与时俱进了不少。

但全体画风却一直一致,比方,哆啦A梦总是那么萌那么呆那么暖那么值失宠爱,以致于能萌化暖化观众心。大雄自始自终地蠢萌憨傻愚钝懦弱慵懒懵懂冒失大意,但又不失憨厚纯善心爱等质量。真得感激哆啦A梦对大雄的不弃之恩与宽容少量,要换成我早就恨铁不成钢的把他呼到山沟沟里了。

不过,为了不时更新、持续交融哆啦A梦与大雄间不离不弃的特别关系,片方在剧情上可是狠下了一番功夫,各种巧妙设想无不凸显岛国动漫人才的创新力与想象力。所以,每次都能看得人笑得前俯后仰,惊得大呼小叫:蓝胖纸怎样能介么萌这么呆介么贱,大雄肿么能介么蠢这么笨这么钝......笑点也顺势而出,笑弹更接二连三,笑果百分百无折扣。

推荐阅读
Copyright © 2011-2016 55824影讯娱乐网 版权所有
琼ICP备1200300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