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电影>电影影评>正文

《钢的琴》后工业废墟上的生活困顿与艺术情怀

2015-05-28 来源:网络&投稿 责任编辑:影评小组 点击:

分享到:

生活离不开艺术,否则我们的想象、希望、理想和将来就失了颜色,理想将会是一架干涩的机器、、一块瘠薄的荒原、一片干涸的陆地;艺术异样反哺于生活,它给理想提供一种反思、一种范式、一种观念、一种来自心灵的回响。生活与艺术在理想的层面相互交错、错综结合、彼此相悖而难以分扯。艺术与生活之间纠缠粘合、无法分清的宿命正是适用主义美学批判的一个中心命题。

“钢的琴”,将“钢琴”这一习用、罕见的音乐乐器名分开,既契合电影所要展示的主题化内容:用钢浇铸、锻造的琴,又给人们一种“生疏化”的词语经历。“钢”代表着一种工业化消费生活的典型经历事物,在电影中是寓于时期特征的历史符号,“琴”显然不是一种消费元素,它更多的隐喻着艺术化的元素;将“钢”与“琴”两头拔出一个“的”字拆开,显然是创作者有意为之,行将工业化的消费生活与艺术并置起来。另外,用“的”将二者连在了一同,同时,“钢琴”用法在另一个未鲜明的背景层次上决议着“钢”与“琴”的全新寓意。

电影的第一个镜头是陈桂林与妻子小菊之间的离婚“会谈”,布景相当具有戏剧化,并带有某种寓意性质。背景中,两个破败的厂棚像两只翅膀,与前景中的陈桂林和小菊的外型,共同搭配成了一个像蝴蝶或飞鸟的形状。陈桂林前面的厂棚只剩下了骨架,小菊身后的厂棚绝对比拟“饱满”。夫妻本为一个全体,就像一只鸟身上的两只翅膀,离婚就意味着撕裂。陈桂林衣服邋遢,胸前挎着手风琴,嘴上叼着香烟,一脸的不以为然。而小菊却身着鲜亮、发型得体庸俗、手上拎着名包。陈桂林的外型中独一鲜明的是他的手风琴,代表着艺术化的生活;而小菊却是理想生活的意味。原本艺术生活与理想生活是合二为一的婚姻,如今却不得不“离婚 ”。从二人的对话中,我们也可以晓得,小菊由于无法忍耐丈夫下岗后的困顿生活而找了个买假药的,过上了一种“朝思暮想的坐享其成”的生活。我们试想一下,假设他们不离婚,陈桂林的破败的、只剩下骨架的翅膀能否还能与妻子“饱满 ”的翅膀合为一体,结分解一只完好的“蝴蝶”或“鸟”而飞翔于天空呢?艺术与理想的别离能否会是当下时期中的一种必定的宿命呢?

他们的女儿小元是艺术与理想的“结晶”,夫妻单方都希望能将女儿带在身边,小菊以为没有财富的理想生活是无法让女儿幸福的,陈桂林以为小元跟着本人即便没有财富也很幸福,单方争论不下,最终选择的交到了小元手中。谁能给小元一架钢琴小元就有能够跟谁。在艺术生活与理想生活的互相争辩中,谁能给小元提供更为初级的艺术元件——“钢琴”,谁就能取得小元。这是一种看似荒唐的理由,却失掉了单方的认可。在普通艺术与理想的抵触中,主题化的、更为初级的艺术(钢琴)成了关键的制衡点。

推荐阅读
Copyright © 2011-2016 55824影讯娱乐网 版权所有
琼ICP备12003009号-2